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新闻动态
客户留言
产品视频
服务承诺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LED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假离婚期限已到我却不愿回归婚姻

时间:2018-09-19 20:20:27  来源:本站  作者:
公司

  两年前,奚若玫百般不情愿地与丈夫杜泽“假离婚”,眼睁睁地看着他投奔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两年后,他按照协议准备回归婚姻,她却犹豫了……

  2007年7月9日,至今我还记得那个黑暗的日子,就是在那一天,原本幸福美满的生活第一次向我展示出丑恶的一面;也是在那一天,我第一次看清楚丈夫杜泽的另一面,原来他不仅是温柔体贴的丈夫,更是放纵虚伪的情人。

  那个夏日的早晨,宁静而温馨。幼儿园一放假,女儿青青就被奶奶带回了老家,我和杜泽总算可以尽情享受甜蜜的二人世界,最起码每天早上可以睡会儿懒觉而不受打扰。7:30的时候,我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推开了卧室的门,我睁开眼一看,大惊失色:一个陌生的女人,正阴森森地站在床头……

  我吓得浑身一激灵,大叫了起来。杜泽被我的叫声惊醒,他没有睁开眼,翻了个身,不满地嘀咕了一句:“一大清早,你发什么神经!”

  接着,更令我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那个陌生女人猛然揪住杜泽的睡衣,把他拖起来。杜泽起初还以为是我,正准备发火,待他睁开眼一看到那个女人,他的表情比我还惊惧,活像见到了鬼。我一头雾水,问那个女人:“你是谁?”她嘿嘿冷笑:“我是谁?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你老公,他最了解我啦!”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但我不愿意相信,待我温柔体贴的杜泽,会和眼前这个女人有什么特殊关系?我仔细看了看她,她显然不年轻了,虽然化着浓浓的妆,烫着时髦的大波浪,穿着色彩亮丽的连衣裙,但从她掩饰不住的鱼尾纹,腹部的赘肉,可以判断她已年近不惑。杜泽的眼光一向甚高,就算找情人,他怎么可能找一个这样的女人?

  这样一想,我心里又稍稍踏实了一点。杜泽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做生意,可能得罪了人,于是我心平气和地问他:“老公,她到底是谁,有什么事你不妨坦白地说出来,我们是夫妻,有什么困难可以一起面对……”

  杜泽却一直保持沉默,倒是那女人忍不住了,怒喝道:“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你跟老婆没有感情吗?你不是说你跟老婆早就分床睡了吗?你拿了我那么多钱,如果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必须马上把钱还给我!”

  女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炸毁了我仅存的一丝幻想。我哭了,可杜泽却没有来安慰我,他急急地拉着那女人走了,留下无尽的痛苦和耻辱包围了我……

  我和杜泽曾经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当年,我顶着家里的压力,执意嫁给杜泽时,他还是不名一文的穷小子。结婚时,没有洁白的婚纱,没有炫目的钻戒,没有亲朋的祝福,身为新娘子的我在租来的简陋的小屋里,炒了几个小菜,开了一瓶红酒,和杜泽饮了交杯酒,发誓要相亲相爱一辈子,不论富贵贫穷。

  婚后,杜泽很疼爱我,为了给我一个舒适的环境,他开始拼命挣钱,一步步从摆地摊发展到后来开了几家专卖店。丈夫的努力和辛苦,我都看在眼里,我所能为他做的,就是为他营造一个温馨的家,当他在外面打拼累了,可以放松身心。

  女儿出生后,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她身上,无形中疏忽了杜泽。他开始流连于牌桌,常常彻夜不归。我一向信任他,更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我总觉得,不能把男人管得过死,即便结婚了他们也有自己的交际圈子。我万万没想到,我的宽容和信任却换回了他的背叛。

  那天,杜泽带那个女人离开后,一直没有回来,也没有一个电话。直到第二天晚上,他终于回家了。我没有跟他大吵大闹,只问他到底想怎么办,还想不想要这个家?

  面对我幽怨的眼神,杜泽突然“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声泪俱下:“老婆,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我这样做都是迫不得已,我都是为了这个家啊……”

  杜泽说,那个女人叫红,是他生意场上认识的一个朋友。红有过两次婚姻,因为无法生育,都以失败告终。从一开始,红就对高大帅气的他表示了好感,他明确地拒绝了。红并不死心,提出认他当弟弟,他想着生意场上多一个朋友就意味着少一个敌人,再加上看红豪爽大方,就同意了。

  2007年,杜泽的生意也受到了冲击,事业的不顺让他情绪低沉,偏偏那时我所有的心思全被女儿占据,没有留意到他的变化。他说,白天累了一天,晚上回到家又要面对孩子的吵闹,他心里烦透了,于是开始接受红的邀约,一起去地下赌场“娱乐”。从开始的小赌到后来的大赌,渐渐地,他染上了赌瘾,也因此欠下了高利贷。更可怕的是,他的生意此时更是一泄千里,资金链也断了,他一筹莫展,内心绝望而又无助。回到家,他还得装出笑脸,怕我为他担心。

  就在杜泽精神濒临崩溃的时候,红向他伸出了援手,不仅替他还了债,还在他的公司里注入资金,也算是入了股。两人的关系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一天晚上,红邀他到她家喝酒,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去了。那天,在酒精的驱使下,他放纵了自己,留在了红家。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和红由姐弟关系转化成了情人关系。

  和红的关系有了质的变化后,他渐渐发现红的另一面。红的占有欲很强,起初她说绝不会破坏他的家庭,可后来她开始对他做出种种规定:接到她的电话,他必须随传随到;每周至少要陪她三次;最荒唐的一条是:杜泽必须和我分床睡,保持对她“爱情”的绝对忠诚……

  在红的要求下,杜泽曾经带她到过我们的家,这个有心计的女人竟然偷偷配了我家的钥匙。那天早上,她之所以闯入我们家,就是为了临时抽查,看看杜泽是不是遵守了他们的约定。

  听了杜泽的话后,我心里百感交集。我承认,我确实太爱女儿了,这两年可能有些冷落了杜泽,可在心里,我还是和从前一样爱他。也正因此,我可以接受他生意失败,可以接受他欠高利贷,甚至可以接受和他重新搬到简陋的出租屋,可唯独无法接受他在感情上对我的背叛。

  我对杜泽说,如今他有两个选择:跟红保持情人关系,那我们离婚;跟红彻底了断,身心都回归家庭。

  我自信地以为,杜泽肯定会选择我,可我再一次错了。杜泽考虑再三后,竟然对我说:“老婆,我向你发誓,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可现在,我真不能跟红闹翻,要不然我们就一无所有了。我知道,你可以陪我吃苦,可青青还那么小,你忍心让她跟我们一起受罪吗?要不这样,我们先假离婚,我把房子存款都给你。我跟红先过一阵子,从她那儿捞点钱也好东山再起,到时候,我回到你们母女身边……”

  一提到女儿,就击中了我的软肋,我是那么爱青青,青青从小吃的用的穿的都是最好的,如果杜泽真破产了,青青该怎么办?

  我含着屈辱答应了杜泽的提议。就这样,杜泽搬出了我们共同生活了多年的家,搬进了红的豪宅。

  然而,生活并没有按照设计好的轨道前行,离开了家庭的约束后,杜泽更加沉迷于赌博,听人说,他前前后后输掉了一百多万。

  而红毕竟是经历过两次失败婚姻的女人,爱情在她心目中的价值多多少少也打了折扣,面对杜泽的挥霍和颓废,她渐渐也失去了对他的兴趣。在共同生活了一年半后,红提出了分手。无家可归的杜泽找到我,这半年来,他整天缠着我,要求我履行约定,尽快和他复婚。而此时,我的心态也变化了,我觉得杜泽变得很陌生,他还能带给我幸福吗?我不想有一个赌徒丈夫,女儿更不能有一个赌徒父亲。(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两年前,奚若玫百般不情愿地与丈夫杜泽“假离婚”,眼睁睁地看着他投奔到另一个...

  Copyright © 2001-2010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Copyright © www.g22.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恒峰娱乐 沪ICP备07029879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