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新闻动态
客户留言
产品视频
服务承诺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LED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视频  

亚太日报观察 单边主义道路上美以齐头并进

时间:2018-09-05 18:52:06  来源:本站  作者:
公司

  自2016年底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当选第45届美国总统以来,美以关系正在从奥巴马时期的僵冷状态逐渐回暖,特朗普总统一系列涉以的政治动作都在释放与以色列重归于好的积极信号,赢得了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包括以色列犹太人和美国境内的犹太人)的支持。《以色列时报》更是高调宣称特朗普是以色列“真正的朋友”。

  建国后的以色列一直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盟友和对抗异己的“排头兵”。但在奥巴马总统主政的八年间,由于和内塔尼亚胡在巴以冲突和伊朗核问题上的看法出现分歧,美以关系降至历史低点。为表示妥协,内塔尼亚胡总理曾接受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促成的两国方案,摆出努力解决巴以冲突的积极姿态,也曾应美国要求,暂停定居点活动和耶路撒冷城建。但几番友好回应并没有取得实效,反而一度遭到美国的孤立,为此,内塔尼亚胡甚至不惜在公开场合冒犯奥巴马以表达不满。因而,当与以色列政治理念相左的奥巴马下台后,内塔尼亚胡如释重负,并在特朗普当政之初就前往华盛顿一探以美和好的可能性。

  传统上,美国外交政策的形成是众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既有总统个人对国内外形势的判断和美国国会的意见,也有政府相关机构的专业建议和对当下经济状况的评估,还要考虑其他国家对美国的决策和行动的潜在回应。然而,特朗普当政以来,传统以外的因素似乎越来越突出,很多外交决策都带有明显的特朗普式个人印迹,这在美以关系方面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尼克松于1974年开启访以活动后,卡特、克林顿和布什等多位总统都曾在任期内到访过以色列,但所有访问都是在总统上任较长时间后才发生。特朗普一反传统,上任后短短4个月便启程访问以色列,这在美以关系史上尚属首次。访以期间,特朗普还高调前往所罗门圣殿旧址,与皈依犹太教的女儿伊万卡在“哭墙”前静默,此举致其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在任内到访西墙的总统。

  美以关系向好,最早的一大信号是特朗普决定搬迁驻以大使馆。2016年12月5日,美国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特朗普将发布声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并计划将美国驻特拉维夫的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白宫还强调,该声明是“特朗普对历史和现状的承认”。原因是早在1995年,美国国会就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要求政府在1999年5月31日前将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并同意总统在基于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延迟六个月执行该政策。此后,历届美国总统包括克林顿、布什和奥巴马都按期签署了延迟法案执行的命令。

  特朗普的决定虽然在媒体和政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的顾问尤塞夫更是严词质问特朗普“为何要与全球逾10亿的穆斯林为敌?”但不少评论认为,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却不立刻搬迁使馆,此做法不免是一种惯用的变通手段,纷纷猜测该政策恐难付诸实践,终将“雷声大雨点小”。

  然而,事件的发展让此前抱怀疑和观望态度的人感到“意外”。2018年5月14日,美国正式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搬迁的当天正值以色列建国70周年纪念日,此举对以色列而言无疑是一份极其厚重的大礼。以色列上下纷纷对此表示感谢:民众模仿特朗普竞选时的口号“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在街头打出“Trump Make Israel Great Again”的标语;耶路撒冷市长巴尔卡特则表示将以特朗普的名字来为耶路撒冷的一个广场命名;某非政府组织还计划铸造并发行印有特朗普头像的纪念币。

  美以关系渐入佳境,还表现在双方对伊朗问题的态度一致上。奥巴马第二任期,美国逐渐采取退出中东的战略,此举在给伊朗留下战略真空的同时,也为以色列的安全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处在周围国家环伺下的以色列更加忧虑伊朗的崛起所带来的威胁,于是在2017年5月20日特朗普访以期间,内塔尼亚胡便知会美国,表达了自己对伊朗的担忧。

  与奥巴马不同,特朗普明确反对此前国际社会与伊朗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在持续两天的访以期间,特朗普与总统里夫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会谈,一方面表示希望促成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达成和平协议,另一方面希望加强与以色列的合作,巩固美以两国持久的友谊,更重要的是共同阻止伊朗的核活动及其在中东地区的势力壮大。除了公开强化与以色列的盟友关系外,美国还在台面下积极撮合以色列与沙特等逊尼派国家进行接触。在特朗普的引导下,以色列与海湾国家相互试探的动作越来越多。

  继特朗普访以后,内塔尼亚胡于2018年3月5日再度访美,与特朗普展开第5次对话。与此前试探美国亲以立场真实性的目的不同,内塔尼亚胡此番行动重在寻求两国在解决伊朗问题上的一致目标和可行方案。据此,路透社评论称,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的会谈组建了一个反对伊朗的共同阵线。

  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的多番对线日,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将对伊朗实施最高级别的制裁。随后,英法德等国相继发声,对特朗普这一决定表示遗憾。奥巴马更是指责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是个“严重的错误”。内塔尼亚胡则表示,以色列支持美国对伊朗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感谢美国在中东地区继续发挥领导作用,并期待与美国展开合作,推动中东地区实现和平与稳定。

  此后,美以双方持续跟进对抗伊朗的合作计划。8月20日,以色列国防部长利伯曼在耶路撒冷会见了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利伯曼高度赞扬特朗普给予了以色列“重要的机动空间”来对抗其敌人。博尔顿也与内塔尼亚胡举行了会晤,共同呼吁加强全球对伊朗的压力,以遏制后者的核活动与军事活动。素有美国政坛“”之称的博尔顿此访以色列无疑进一步巩固和加强了美以在共同打击伊朗方面的合作。

  以色列与美国在几次“退群”行动上始终步调一致。2017年10月,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得知消息后,内塔尼亚胡随即也宣布将于2018年底退出。实际上,早在2011年,以色列就因抗议巴勒斯坦的加入而与美国一起拒交会费,并在随后丧失了投票权。2013年,因定居点问题,以色列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解除了工作关系。2018年6月,美驻联合国大使黑莉指责人权理事会“长久以来对以色列抱有偏见”,并宣布退出该理事会。倍感受到“宠溺”的内塔尼亚胡对此表示高度赞许,继续在单边主义的道路上与美国齐头并进。

  在处理对外关系上,特朗普总统倾向于“不按常理出牌”,加上美以双方在巴以冲突和定居点问题上尚存分歧,这在某种程度上为两国关系增加了变数。但基于特朗普执政以来推动双方关系发展的积极言行,以及其女婿库什纳和美国犹太院外集团一直在努力斡旋美以关系的举措,对于特朗普任期内两国关系的未来走向,以色列方面完全有理由继续保持乐观。

Copyright © www.g22.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恒峰娱乐 沪ICP备07029879号
友情链接: